农业文化遗产的价值与保护

今年是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发起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倡议20周年。 2022年7月17日至19日,以“保护共同农业遗产,推动乡村全面振兴”为主题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大会在浙江青田召开。国家主席习近平向大会致贺信。高度评价农业文化遗产对人类文明的独特价值和意义,科学阐释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方法和路径,为保护共同农业文化遗产、实现可持续发展提出丰富建议。具有历史和现实意义的智慧。

图片

△青田稻鱼共生系统。

农业文化遗产不仅关乎过去,更关乎未来

全球重要农业遗产保护倡议的提出有着特殊的背景。

在人类社会取得巨大进步、经济快速增长、科学技术不断突破的同时,资源过度消耗、生态系统退化、生态环境破坏等资源环境危机也一再给人们敲响警钟。 为此,1972年6月,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召开。 会议通过了《联合国人类环境宣言》,呼吁各国政府和人民共同努力,维护和改善人类环境,造福全人类,造福子孙后代。

1992年6月,联合国环境与发展会议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达成自然资源保护、经济可持续发展《21世纪议程》等一系列重要成果。

但情况并没有改变。 2002年,全球环境危机依然严峻。 8月26日至9月4日,可持续发展世界峰会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 其宗旨是响应和解决人类面临的环境与发展问题。 全球重要农业遗产保护倡议就是在这一时期提出的。

进入工业化后,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农业和农村迅速发展。 然而,由于城市化和工业化,城乡差距拉大、乡村文化流失、农业生产集约化、单一化肥、农药和各种添加剂过度使用等社会问题,造成资源和环境问题例如农业生物多样性减少、农村生态系统功能退化、水土资源枯竭等。 当人们反思现代农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探索农业可持续发展路径时,又把目光投向了延续数千年的传统农业。

世界各地一代又一代的农牧民、林农、渔民,秉承人地和谐的发展理念,根据物种多样性及其相互作用,创造、传承并不断开发出适合当地生态地理条件的环保产品。 农业生产技术形成了独特的农业体系和景观,并衍生出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 这些匠心独运的农业文化遗产,以其卓越的韧性和适应性,持续为人类提供多元化的产品和服务,保障人类生计安全和生活质量,有效适应自然条件的变化。 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定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是“农村地区及其环境长期共同演化和动态适应而形成的独特的土地利用系统和农业景观。”系统和景观生物多样性丰富,能够满足当地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的需要,有利于促进区域可持续发展。 显然,那些延续至今的农业文化遗产不仅是人类农业生产活动演变的“活化石”,而且以其丰富的生物基因、科技基因和文化基因,成为人类可持续发展的“智慧宝库”。基因。 既有历史价值,更有现实意义。

农业文化遗产必须坚持“在挖掘中保护,在利用中传承”

它与一般意义上的自然遗产或文化遗产有很大不同。 农业文化遗产是典型的社会-经济-自然复合生态系统,集自然遗产、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于一体,具有“复合”特征; 随着社会、经济、自然条件的变化,表现出适应性变化,具有“动态”特征; 它是劳动人民通过生产活动创造的,通过农业生产活动传承的,因此具有“活”的特征。 具备生产功能并持续为当地居民提供粮食和生计保障,已成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首要标准。

正是由于上述特点,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不能简单照搬自然遗产、文化遗产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方法,而需要坚持“通过挖掘来保护,通过利用来传承”的原则,建立新的农业文化遗产保护机制。范例。 一是要重视农业文化遗产在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文化传承中的价值,建立以生态文化保护为重点的“政策激励机制”; 二是发挥农业文化遗产地丰富的物种资源和良好的生态环境。 独特的生产技术、优美的田园风光和丰富的民俗文化,发展“文产农产品”和农产品加工、食品加工、休闲、保健、科研、文创等多功能农业,建立以农业生产和农业多功能发展为基础的“产业促进机制”; 三是建立政府推动、科技驱动、企业带动、社区发起、社会联动的机制,同时保障农民作为遗产创造者和传承者的主体地位。 “五位一体”多方参与机制。

需要看到的是,农业文化遗产大多位于经济落后、生态脆弱、文化丰富的地区,肩负着经济发展、生态保护、文化传承的多重任务。 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要适应自然条件的变化和科学技术的进步。 和时代发展的需要,如果过分强调“原汁原味”“低温保存”而忽视区域发展,如果不重视农民作为农业文化遗产创造者和传承者的特殊作用而忽视他们应作为最重要的保护者和最重要的受益者,很难调动遗产地居民的积极性,也很难达到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目的。

农业文化遗产凝聚着人类共同智慧,需要共同保护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 尤其是农业文明,它是人类文明的基础和重要组成部分。 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农业文化交流已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 丝绸之路、茶马古道、水稻之路都体现了农业文明的交流互鉴。 这样的例子还在继续。

两千多年前,原产于西域的葡萄沿着丝绸之路传入中国,成为当今中国的主要水果之一。 种植品种、栽培技术、相关文化等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并完成了本土化。 。 2013年,宣化城市传统葡萄园先后被原农业部和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列为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和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它也是世界上唯一位于城市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水稻的发源地在中国——江西万年稻作系统、浙江青田稻鱼共生系统、云南红河哈尼梯田系统、贵州从江侗乡稻鱼鸭复合系统等24种世界上重要的农业文化或中国遗产项目是中国稻作文化的典型代表——后来通过海路和陆路传播到朝鲜半岛、日本和东南亚国家,菲律宾的伊富高梯田系统、稻田朱鹮共生系统日本佐渡岛的石板、韩国青山岛的梯田耕作制度等以水稻为核心的传统农业已被列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项目。

“人类在漫长的历史中创造了辉煌的农业文明,保护农业文化遗产是人类的共同责任。” 中国是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倡议的最早响应者和积极参与者,也是成功实践者和主要贡献者,是坚定支持者和重要推动者。 18个各具特色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项目,是我们的祖先奉献给世界的宝贵农耕文化财富,展示了中国人民用勤劳和智慧探索出的人与环境和谐共生的发展道路。 率先开展国家农业文化遗产发掘与保护、率先出台国家农业文化遗产管理办法、率先开展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监测评估、率先建立学术交流平台围绕农业文化遗产及其保护,系统开展农业文化遗产及其保护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不仅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实践的生动写照,也为农业文化遗产发展提供中国方案、中国智慧。世界农业文化遗产保护。

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农业文化遗产保护需要凝聚一致行动的国际共识,促进不同文明、不同形式农业文化遗产之间的交流互鉴,共同构建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美好未来。世界农业文明的传承。 中国愿与国际社会一道,共同加强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进一步挖掘其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科技价值,助力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推动农业文化遗产保护。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习近平主席不仅为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发展指明了方向,也向国际社会展现了中国作为负责任国家的责任。

(作者为全国政协委员、农业农村部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

来源:《人民政协》(2022年7月25日第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