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牧区生态高颜值 探寻发展高质量之路

=”color:red;”>【草原牧场的前途】

草木飞天,国家压力山大。本国的草地大约有40亿亩,主要集中在干旱、半干旱和高寒地区,占了全国面积的27.6%。草原作为一片集生态和经济于一体的综合体,被誉为“钱库”“水库”“粮库”和“碳库”,这对于保护国家的生态安全和促进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然而,目前我国草原生态系统总体上并不太理想,约70%的草原已进入不同程度的负荷状态。原因嘛,与长期以来草原的生态保护和生产发展之间的长期失衡有关,也与牧民的生计和家庭需求过度依赖于畜牧业发展,而草原的生态价值则又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相关。

因此,笔者也就想了想,如果完善优秀的草原生态保护机制,完善依法补偿制度,平衡和融合草原生态价值和经济价值之间的关系,那就能够让价值得到充值了——至少能够让草原这个“颜值高”的生态得到保护,同时也增强了国家发展的高质量化成效,这可谓是摆脱针刺般的困境,成就草原高质量发展新路的破题之法呀。

草原保护补偿装逼向钱看

生态保护?保你妹!我老干部告诉你们,保护环境靠感动滋事、保护模式靠生意做起!自从党的新时代以后,我国陆陆续续出了不少轰轰烈烈的环保方针,但是仔细一看,基本都是免费的,要天天感动,要奋斗几十年,到时候还可能所有人秉持“你保你的,我再看看型”心态,看了十三五,保护还是按兵不动!

另一方面,生意嘛,就跟追女神一样,还得向钱看!森林保护补助、转移支付、水利工程、让你绵延的草原有活力吼一吼……还有啊,不要忘了我们最关心的:草原生态保护补助裆下微暖政策!从实施退牧还草,到草原保护补助自然松土良心政策,攒钱攒有耐力啊!草原保护补助越多,草原生态越护底,国家形象更加牛逼。只要政策到位,相信退化草原生态修复治理就能够红红火火开花结果。

那些抱怨草原生态保护补偿制度尚在摸索阶段的傻留洋,肯定是没听到我们的经验分享。生态文明制度讲求“物尽其用”,有什么用处就做什么、用什么吆喝,重要的是草原保护补偿不仅可以装逼,还能搞钱啊!

政策通俗化:吆,买菜回来就想到了,草原补偿政策跟买菜一样,买多少菜就能得多少补助。不过这个政策没有公布补助标准,想要赚大钱还是要重口味的强硬硬!这个政策有个有趣的名字“草畜平衡”,就算你家草地抢着绿,牧民们的牛羊是不会太多也不会太少,估计禁牧补助也是输送草畜平衡的一环。哎哎哎,政策千辛万苦实施下去,结果还不错,草原趋于休养生息。

吐槽补偿政策存在的问题:哎呀!我们的草原跟女神一样,没有一点点的怜香惜玉。中国政府扶持草原的资金打得比武术大师吃鸡还狠,可是,这个政策除了圈到了钱,一堆草民还在发愁赶不上时髦的人工智能,跟不上牧民最新的芝士,结果形成了资金投入跑得快,牧民收益跑得慢的怪现象。不仅如此,我们国家最强力的支持对象-社会资本,也极其不给力,开门失火、出门神麻,草原顶风作案,瑟瑟发抖。我国草原保护补偿制度的启蒙步伐还是太缓慢了,享受保护福利的牧民们还需要多多转转脑经。

政策的契合度:偶尔出门采购来一份民生餐单,发现我们可爱的政府在保护草原方面做了点什么。不过,这个工程还打不起来,有钱难买安心,天然草地太过浩瀚亿万,草原保护与修复的范围被大大缩小。别看政府天上有钱地上有钱,肥水不留外人田,这个政策里面标准堪忧,弄得草民觉得政府是抠门的大佬。于是,牧民们人有多大胆,草畜有多大胆,行为上还是会偏离管理轨迹,做起违规越规的事情来毫不费力。

公平机制的设立:我们虽然想象草原法就是一个能给草原提供法治养分的法宝,可是现实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现阶段草原的限制区域、处理手段、处罚基础还处于一片模糊状态,很多破坏行为总是能魂党附体地做出悖德悖义的事情,而且若想维护草原,代价也是十分感人。如果国家想让草原真正退休养老,不仅要花大钱,还要建立一个既科学、又公平的管理体系,让那些草原破坏党们头大如斗,连喊路障都已经够呛了。

增收策略欲善其始,必须有减畜减收。可是,即使政府钱多手软,想让牧民们减牲畜增收益却并不容易。草原补奖政策虽然狠狠地吸引了他们的眼球,可在实际操作中,他们还是对增畜增收念念不忘。那些牛羊也不是吃空气的,养它们还得有点本钱啊!

草原和畜牧业这对矛盾的大战还在继续,没人能够从中获得完全的胜利。牧民家的收入主要还是来源于畜牧业,而保护草原生态环境却是当下最紧急的任务。这就导致了一场超载放牧的小小战斗——就算有那么昂贵的草原修复工程,也有说不定被满不在乎的牧民们再次蹂躏的风险。

草原可不仅仅是供着牛羊吃草的一个处所,它还是保护环境的重要“生态屏障”。它能抗风固沙、保水保土、涵养水源,甚至是固碳、释氧。一年的生态服务价值就高达1497.9亿美元。草原补奖政策能抵达的地方就是70倍的生态服务价值。对草原的保护,也就是对我们环境的保护。因此,牧民和监管机构必须共同合作,想方设法解决这个看似不可能平衡的命题。

草原生态保护与生产发展的问题已经持续有点久了,可是我们的保护机制还是捉鸡不成蚂蚁。牧民们保护草原的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就快,因为它们在实际操作中得不到太多的价值。这看起来咋一看好像草原养了一堆牲畜,还是很好利用的样子。可是这已经成了一种陈规陋习,让草原的生态价值得不到充分的体现。

要多管齐下,联合措施我们得筑一道生态屏障!

我们听了二十年的党报,终于明白了,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是多么重要。要想走出矛盾重重的草原生态与生产之间的泥泞路,就必须完善生态保护补偿制度。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筑起一道柿子厚实的草原生态安全屏障,让大家安心地喝牛奶、吃牛肉、种西瓜。

首先,我们要毫不犹豫地完善草原生态补偿制度的大方向。就不信,那些“破坏草原者付费”的人还会捉两只小鸡补回损失呢。有了完善的制度体系,我们就可以明确“谁负责补偿谁”。那些曾经未加管制地开发草原的大佬们可以从这里先行开始赎罪,为草原留点口德。同时,补偿的方式和标准也要明确,才能让牧民们感受到保护草原的甜头。

草原上的人们其实也蛮多的,有消费者、破坏者、公益性生态保护组织、居民、政府等各种大佬。可是没想到,这些人和组织们的利益纠葛都落到了一只草原上!于是我们就想起了那句老话,“一个草原,五个瓜;五个人,一粒麻。”

不过好在,我们已经想出了如何补偿这些牵扯于草原利益纠葛中的各方人员。比如,为了保护草原而放弃发展机会、导致经济社会发展缓慢的那些“忍辱负重”的牧民们,我们可以加大县域转移支付力度,让他们不至于手头太紧。而牧民、村(嘎查)集体、地方政府和作出贡献的企业、组织或个人等,都是补偿的对象。有了对象,我们又得明确补偿标准,可参考草原生态系统服务的价值、维护生态所需要的成本或者受益者收益等。至于补偿方式,市场补偿和政府补偿最受欢迎,这个还是比较好理解的哈。

现在大家都在期盼草原能够尽快走出混沌,牢牢把握住生态与生产双赢的机会。所以,我们也得来点儿“硬核”措施。比如,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优化政策机制。不要再让我们那些“均等化”的生态补奖政策给批判了,我们还是要结合实际,对草原生态保护补偿的基本原则、标准、范围等作出全面系统规定,并细化实施细则。唉,真想对那些一时贪心胡来糟蹋草原的人说一声,“哎哟喂!这不打脸打到自己了吗?”

听起来,牧民们保护草原的代价有点高呀,重堵轻疏那可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嘞。因为这样既难以弥补一部分牧民的代价,还解决不了社区不平衡的问题。所以我们就打起了“奖优扶劣”、“助强扶弱”的旗号,整了个新的政策机制,以及重构了补奖的模式,告别单纯的补偿,拉走平均化。我们的生态补偿政策要朝更加公平、高效的方向走,之后牧民就可以收获的不仅仅是草原的福利喽。

其次,我们还得在监测修复两个方面多下功夫。草原监测评价预警技术也要完善,不能总是搞什么人工辅助的网络体系。麻烦啊,谁愿意天天守在电脑前看草泥马四处走捏?所以我们要把监测体系建好,让它变得smart up起来,提供开展牧户、县域、区域流域等方面的草原生态健康预警,以及研定草原生态保护补偿标准的依据。同时,草原保护地也要弄好,多加点纵向生态保护补偿。现在啊,全国的自然保护地有1.18万个,可是草原类型的自然保护地只有40多个,才占总数的0.33%!所以,我们得加大草原自然保护地的建设,这事儿不能让它一瞪眼一闭眼就过去了,得拜托中央高层的预算给点儿意见喔~

先说说铺路修桥这样的基础设施建设吧,我们要让它们滚滚滚偏向草原建设。还要搞个联防联治机制,打通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把相邻区域的生态保护紧密连接起来,联合监测草原,治理退化草原。只要我们通力合作,分享一下恢复成果,草原就能变得更好。

再说说促进产业发展,我们得搞点儿优质产品,让钱也跟着来,让牧民收入稳稳的提高。大力推行草畜产品的优质优价机制,还得扩大绿色低碳产品供给,把产业也搞得环保一点儿。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现金补偿,还有实物补偿、智力补偿、政策补偿、项目补偿等。那我们的草原生态保护补偿制度不同仓促地依靠同一种补偿方式上啊,还要多方位和多角度给草原生态保护的牧民大咖、小伙伴、队长们带来补偿福利!

(蹭过来的,作者:丁勇 李媛)

这里有一位超级牛X的研究员,就在国农业科学院草原研究所呢!他还是九三学社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宣传部副部长!你说他厉不厉害,听起来就让人心潮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