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准确理解隐藏食物和技术的策略

问:湖南省衡南县委书记胡国雄

在之前的专栏文章中,我读到了专家对地下储粮内涵的解释。 如何才能准确理解科技储存食物的策略?

解读:林万龙 中国农业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国家乡村振兴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必须把保障重要农产品特别是粮食供给作为首要任务,把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真正落实“在土地上囤积粮食,在技术中隐藏粮食”。

2021年发布的第三次全国土地调查数据显示,以2019年底为标准时间点,我国耕地总面积约为19.18亿亩。 不过,2020年我国粮食总产量达到66949.2万吨。 与十年前的58849.33万吨相比,2011年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长了13.7%。 近十年来我国粮食产量的增长来自两个方面。 一是单位产量增加。 2011年,我国粮食单产为5208.8公斤/公顷,2020年增至5733.5公斤/公顷,增长10.1%。 其中,水稻、小麦、玉米三大主粮产量分别增长5.3%、18.7%和9.9%。 二是播种面积增加。 2011年,我国粮食播种面积11298万公顷,2020年增至11676.8万公顷,增长3.4%。 其中,水稻、小麦、玉米三大主粮播种面积分别增长9.9%、9.5%和12.2%。 其中,播种面积的增加体现了“粮食藏在地里”,而粮食产量的增加则体现了“粮食藏在科技里”。 因此,就保障国家粮食安全而言,“科技藏粮”和“土地藏粮”同等重要。

“科技藏粮”的核心实质是通过科技水平的提升来保证国家粮食生产能力的提升。 理解和掌握“藏食于技”的关键在于以下四个方面。

提高种业科技水平。 种子是农业科技的“芯片”,种业安全日益成为粮食安全的基础和支撑。 主动参与粮食安全,基础是保障我国种业安全。 以三大主粮之一的水稻为例,2021年我国平均单产将达到亩产474公斤。 其产量水平居世界水稻种植面积前十位国家之首,为保障口粮绝对安全做出了战略贡献。 这背后发挥关键作用的是一代又一代原创水稻新品种。 相对而言,我国玉米、大豆等农作物种子整体水平与国际先进水平存在一定差距。 目前我国大豆、玉米单产水平还不够高,还需要努力补短板。 这里需要消除的一个认知误区是,蔬菜、水果、畜产品等其他农产品的种业技术水平与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无关。 事实上,这些农产品种业的完善,意味着我们可以占用更少的耕地、消耗更少的粮食来生产满足我们需要的农产品,这本质上是在为国家粮食安全做出贡献。 以生猪为例,我国目前生猪的繁殖效率和饲料转化率仅为国际先进水平的80%左右。 如果通过种业改进,转化效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意味着生猪生产消耗的粮食或耕地可减少20%。 从当前来看,保障国家种业安全,需要在以下几方面下功夫:一是加强种质资源采集、保护、鉴定和评价,将种质资源优势转化为遗传资源优势和育种优势。创新优势; 二是以突破性品种选育为目标,开展核心种源改良和创新; 三是加强前沿育种技术研发,这是新一轮农业技术革命竞争的焦点; 四是强化种业产业化水平,改变种业企业大、小、大的局面。 各自为政、力量薄弱、自主创新意愿不足、能力薄弱等突出问题。

耕地保护利用和农业技术进步。 目前,我国高产田仅占耕地总量的31.24%,中低产田占三分之二以上,障碍性退化耕地占比高达40%,盐碱地耕地面积达到1.14亿亩,超过14%的耕地严重酸化。 为此,一方面要加强农田水利等农业基础设施建设; 另一方面,要特别注重耕作制度的完善和节水灌溉技术、水肥高效利用技术、土壤修复技术等技术领域的创新。 推动农业科技创新,加快农机智能装备技术应用水平,促进农机农艺融合,支持良种良种配套,促进粮食增产增效。 我国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从2012年的54.5%提高到2021年的61.5%,十年间提高了7个百分点,但与发达国家80%左右的水平相比仍有提升空间在世界上。 要稳步扩大农业科技投入水平,突破高产优质种子、绿色生产技术、农业水土管理、农机电一体化等关键技术。农艺学。 目前,我们在这方面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技艺藏美食”还需要有“大食观”思维。 “大粮食观”的基础是粮食。 然而,“大食观”并不局限于我们对食物的传统理解。 一方面,“大粮食观”要求我们在保证粮食供应的同时,确保肉类、蔬菜、水果、水产品等各类食品的有效供给,更好地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另一方面,“大粮食理念”要求发挥资源禀赋,扩大粮食来源。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需要从耕地、草原、森林和海洋、植物、动物和微生物中获取热量和蛋白质,全面开发粮食资源”。 “大粮食观”是粮食供给从单一生产向多元化供给的深刻转变。 它拓展了粮食安全的传统边界,使我们能够从更广阔的视角来把握粮食安全。 从“大粮食概念”思维出发,“藏粮于科技”的“技术”要跳出“米面粮油肉蛋奶”生产技术的固有思维模式,充分挖掘资源利用,发展生物技术和生物产业,依靠新型生物制造技术,从植物、动物、微生物中获取热量和蛋白质,建设过程可控、产量更高、安全性更高的工业化、精准农业,发展丰富多样食品品种丰富,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需求。 食品消费需求。

建立体制机制,保障农业科技创新和科技成果有效转化和推广。 我国虽然拥有全球最大的农业科研、教育、推广机构和团队,但创新能力尚未充分发挥。 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和农业科技成果转化率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存在显着差距。 究其原因,农业科技创新和科技成果的有效转化和推广机制是重要因素,还有不科学的管理。 为此,一要充分发挥市场和政府作用,推动农业科技创新。 在市场方面,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通过体制机制创新,让企业成为农业科技创新的重要主体。 要大力推进产学研合作,充分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加快更多农业科技成果转化应用。 政府方面,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完善国家新体制,建设国家农业战略科技力量,加快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重大科学设施、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和农业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形成国家与地方互动共建、政府与企业共享平台体系,创新“揭榜”、“跑马”等科研组织新方式,培育和扶持一批农业领域创新型科研组织。农业科研优秀人才。 二是农业技术推广体系和农民高素质培育体系显着完善。 要加快完善政府农技推广机构、市场化农技服务力量、高校科研院所共同参与的农技推广体系。 同时,要加快建设高素质农民队伍,让好的农业科技成果产生出来、传播出去、运用起来。

学习时报 研究电源问题 2022年9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