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吸虫洞庭湖里的狙击手惊农业科普文章曝光

我非常惊讶地发现,我的家乡湖南省长沙市的马王堆和湖北省江陵市发掘出的西汉女尸和男尸体内竟然检测到日本血吸虫卵,这说明我国在远古时代就存在血吸虫病的流行情况了! 血吸虫病是我国主要的寄生虫病之一,这种病只有日本血吸虫一种。早期,全国有超过1千万人感染了血吸虫病,受到威胁的人口更多达一亿。当时,13个省份都有血吸虫病分布,田园荒芜的景象遍布在十分严重的流行区。当时患病者相继死亡,人烟稀少,十室九空。最终,解放后的群众性防治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到70年代末期,患病人数已经下降到250万,晚期病人已很少见到。总的来说,灭螺面积已经达到超过90亿平方米,超过了螺面积的80%以上。通过我们的科研防治,我们成功得控制住了这种无形的杀手!经过长期艰苦的斗争和广泛的人们努力,血吸虫病的流行情况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这得到了我们创新性的控制方法的成功应用。但是,为了彻底消除血吸虫病,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人的努力! 血吸虫寄生体个体一共有五种形态:虫卵、毛蚴、尾蚴、童虫和成虫。虫卵会穿过静脉壁进入人体内的膀胱,最终随着尿液被排出。幼虫在中间宿主螺类体内不断发育成长,最终成熟之后,通过皮肤或口进入人体内。虽然血吸虫广泛寄生于多数脊椎动物体内,但我们已经成功控制了这种病情的蔓延。但这不代表我们可以轻松松懈,我们仍然需要更多的人参与到消灭血吸虫病的行列。我了解到,日本血吸虫病的传染源包括感染了血吸虫并从粪便中排出虫卵的人和近40种哺乳动物,如黄牛、水牛、猪、猫、羊、兔、鼠和猴等。其中,病牛和患者是最重要的传染源。这种疾病是人畜共患寄生虫病。 这种病的传播途径包括以下过程:虫卵进入水体,孵化成毛蚴,侵入钉螺,尾蚴从钉螺体内逸出,最终侵入终宿主。其中,含有血吸虫卵的粪便进入水体、钉螺的存在和与疫水接触是传播过程中三个重要的环节。 具体来说,粪便污染水体的方式有很多种,例如:在稻田中使用人粪施肥、在河沟中清理粪便具、随地大小便、直接向水中排泄等等。钉螺是日本血吸虫的唯一中间宿主,只有在有钉螺存在的地区才可能会发生血吸虫病。我了解到,钉螺是一种水陆两栖的淡水螺,属于钉螺属。在我国分布的钉螺主要是湖北钉螺,它的螺壳呈圆锥形,长约为10mm, 宽约为3mm~4mm,有6~8个螺层,壳口呈卵圆形,外缘背侧有一个粗的隆起(唇嵴)以及角质厣片,雌雄异体。湖北钉螺有多个亚种,平原地区的钉螺螺壳表面有纵肋,称之为肋壳钉螺;山丘地区的钉螺表面光滑,称之为光壳钉螺。 肋壳钉螺孳生于湖沼型及水网型的疫区,生长在潮湿、有草、有腐殖质的洲滩、湖汊、河畔、沟渠边等地。而光壳钉螺则孳生在山丘型疫区的小溪、山涧、水塘、稻田、河道、草滩等处。它们的食物包括植物、藻类、苔藓等,春季是育种高峰期,幼螺在秋季发育为成螺。钉螺多生活在水线之上或之下,温度适宜时在土表活动;当温度过高、过低或遇干旱时则会匿居于土层内。钉螺的寿命一般为1~2年。它们可以附着于水面漂浮物上,通过牛蹄、草鞋等媒介扩散至远处,使孳生范围扩大。我了解到,钉螺的血吸虫感染是通过接触疫水引起的。在村庄附近的水体、船只停泊地点以及人畜经常活动的地方,钉螺的感染率通常较高。如果水体中存在感染血吸虫的阳性钉螺,那么水就成为了疫水。人们在生产或生活中接触到这种疫水,就会被感染上血吸虫。例如,捕鱼、摸蟹、割湖草、种田、放牧、水利建设、抗洪抢险等生产活动,以及洗手、洗脚、游泳、洗衣物等日常生活中的活动都可能导致接触疫水而感染。在有钉螺的草地上的露水中也可能有血吸虫的尾蚴,赤脚行走也可能被感染。饮用被污染的生水,血吸虫的尾蚴可以从口腔黏膜侵入体内。身体大面积接触疫水通常会导致急性感染。而频繁地小面积接触疫水的患者,则会呈现慢性病程。我了解到,湖南洞庭湖区是血吸虫病十分严重的地区。自建国以来,血吸虫病的防治策略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消灭钉螺为主的综合性防治;第二阶段是以人畜化疗为主的疾病控制;第三阶段是以传染源控制为主的综合性防治。由于洞庭湖地区血吸虫病流行因素复杂,防治工作很是艰巨。今后,我们应该继续加强血防基层防治队伍能力建设和常规防治工作。同时,针对不同地区有所侧重,开展整体规划和因地制宜的防治措施,开发适宜开发洲滩,利用国家项目推动垸外洲滩易感地带的综合治理、化解风险隐患。我们还需要解决血防人才缺乏、后继乏人的燃眉之急,加强血吸虫病防治技术和资源研究,改善防治工作的质量和效果,从而控制和消灭血吸虫病在洞庭湖地区的流行。这张图片的来源是《寄生虫学》。图片上展示了一些寄生虫的照片,包括寄生虫的结构和形态。我了解到寄生虫是一类特殊的生物,它们需要寄生在其他生物的体内或体表上才能生存。它们有着很多种类和形态,在不同的寄主身上进行寄生并造成相应的疾病。寄生虫对于人类和动物的危害很大,因此我们要加强对寄生虫疾病的防治和研究。